详细解读一下内外双循环

Posted by 冷眼樵夫 on 10-10,2020

1、引子

最近没什么大新闻,刚好是个正本清源的机会。

1.1、今天来给大家解释下什么叫内循环。

内循环是相对于外循环来讲的,意思是国家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可以做到自给自足,不用参与国际分工。

在一个高度市场化的世界,各行各业都是精细合作的,举个例子,大家去加油站加油,成品油是怎么来的呢?它分为探油、采油、炼油、储运、销售五大块。

科学家在全国范围内勘探油田,这是第一步;

中石油拿下开采权,去探明的油田钻井采油,这是第二步;

把采好的油运送进油罐存起来,这是第三步;

把存好的油运送到炼油厂加工,这是第四步;

加工完毕之后送到加油站面向消费者,这是最后一步。

在整个过程中,没有任何一个步骤涉及到国外,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内循环。

1.2、说完内循环,我们再讲什么叫外循环。

相比内循环,外循环是说产业链至少有一个环节参与了国际分工,它可以很好地利用比较优势,发挥不同国家的自然禀赋。

举个例子,一辆特斯拉的问世,需要研发、设计、组装、建立销售渠道、投放广告等一系列工作,大部分环节都参与了国际分工。

比如特斯拉的设计和研发在美国总部,但电池是核心零部件,这部分由中国的宁德时代提供;

马斯克的新工厂设立在上海,组装由中国工人完成;

在中国建立直营店和官网等直销渠道,就地生产、就地出售,这需要中国员工执行和中国政府配合。

特斯拉从头至尾都离不开国际市场,它的做法就是参与了外循环,所以特斯拉是一个国际化公司,

把他们的美国业务跟中国业务拉通一起看,这就是典型的内外双循环。

说到双循环,如果以内循环为主,外循环为辅,经济就相对稳固;如果以外循环为主,内循环为辅,经济就不太牢靠。

特斯拉是典型的内主外辅,电池供应可以有很多选择,日企韩企都是宁德时代的竞争对手,汽车也未必非要卖到中国来,所以损失中国市场不会致命。

中东地区的原油是典型的内辅外主,绝大部分靠出口,客户主要是中美和欧盟,失去海外市场将导致油价暴跌,海湾战争和几次石油危机就是这么来的。

1.3、讲完内外双循环的概念,我们再来讲中央为什么要强调内循环。

中国参与国际贸易有很长的历史,建国初期曾被美苏一起封锁,进出口占比非常之低,随着中美建交以及加入WTO,中国逐渐成为了世界工厂,从一个依赖内循环的国家变成了依赖外循环的国家。

有个词叫做“对外贸易依存度”,它是指一国进出口总额占GDP之比,数值越高,表明该国越依赖外部环境,经济稳定性越低。

自全球一体化以来,世界各国的平均值从1960年的25.4%涨到了如今的45%,中国最初只有10%出头,加入WTO之后开始猛增,2006年达到64%,随后逐年下滑,如今稳定在35%以内。

当年有个词叫出口创汇,这足以说明当时中国对国际贸易的渴求,毕竟光是进口原油和铁矿石就需要海量的美元,但大家很清楚,这么做绝非长久之计。

2、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下GDP的结构

2.1、 GDP有三驾马车:投资、消费,净出口。

投资就不说了,你开厂、买房、炒股都算到投资这一栏。

消费也不多解释,你吃饭、看电影、把妹的开销都是消费,这是GDP的大头,也就是我们时常强调的内需。

最后是净出口,所谓“净”,就是出口减去进口,出口的意思是从国内往国外卖东西,进口的意思是从国外往国内买东西。把小米卖到印度对中国来说是出口,对印度来说就是进口;而宝莱坞电影引入中国对印度来说是出口,对中国来说就是进口。

当出口大于进口时,我们形成贸易顺差,外汇储备增加,用它们可以在国际市场买很多东西,比如石油、铁矿、汽车。

当出口小于进口时,我们形成贸易逆差,外汇储备减少,但本国居民获得了更丰富的物质条件,比如从德国进口奔驰,从美国进口特斯拉,开着就是比国产汽车拉风。

在刚加入WTO之后的那几年,中国的GDP增长率被外循环撑得很高,是全球最大的贸易顺差国,虽然数据亮眼,但由于国际贸易用美元结算,我们积累了天量外汇储备,花不出去就只能买美国国债,间接滋养了美国人民,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我们开始提倡扩内需,降低对外贸易依存度。

2.2、中国的对外依存度在降低的过程中经历了几件大事:

首先是2008年从美国引爆的次贷危机,全球市场一片萧条,老外纷纷失业,作为最大出口国的中国外需骤减,在外循环层面产能过剩,于是在美联储大放水之后采用4万亿救市,先拉动国内市场保增长再说。

4万亿的争议很大,至今没个定论,它短时间内的确把经济拉起来了,股市也触底回升,然而强刺激政策导致了非常多的后遗症,比如房价飙涨,物价腾飞,又比如贷款集中流向基建领域,导致几年后钢材水泥堆积成山,又引发了新一轮的产能过剩,内循环又不利索了。

为了确保相关企业和工人的出路,我们想出了一个伟大到可以载入史册的点子,它就是一带一路。

一带一路是一石四鸟之计,是一个没有10-20年不可能完成的宏伟战略。

首先,它对外输出了国内的过剩产能,解决了最敏感的就业问题。

其次,它横贯东西,连接亚非欧三块大陆,能确保原油进口路线的畅通,让中国摆脱对海上贸易的依赖。

再者,它加深了亚非欧国家的贸易往来,将最大的对手美国排斥在外,美洲大陆在一战二战时期因为隔得远成为了避风港,这是地缘优势,但在一带一路的蓝图下变成了劣势。

最后,一带一路扩大了中国的全球影响力,凭借中国修建的高铁、航道、高速公路,确保用人民币结算,为人民币国际化打下基础,蚕食美国的金融霸权。

提出一带一路之后,中央没过多久又出台了“供给侧改革”,这是跟一带一路搭配的政策,目的在于调整经济结构,随后中央在18大上反复强调“让市场在经济活动中起决定性作用”,为经济的良性发展打下基础。

经历了这几次事件之后,中国经济跟西方国家的差距又缩小了很多,内需起来了,进出口额度占GDP的总量之比自然就下去了。

接下来是提出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的概念。

这是2017年中国官方在日内瓦高级别会议上率先提出的,旨在打破西方国家掠夺式的发展模式,让世界各国实现真正的互惠互利,之后我们建立了中非战略合作伙伴关系,当然,讨厌黑人的朋友又要骂娘了。

3、再往后就是大家熟知的中美贸易战。

经历了前几年的快速发展,中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,科技层面也有弯道超车的苗头,尤其是5G,所以华为遭到了美国的严厉打压,这个时期选择加强内循环是无奈之举,科技自主是唯一出路,也算是形势倒逼改革提速。

最初的中国是世界工厂,只负责低利润低技术含量的制造加工,核心业务都掌握在美国人手上,随着中国的崛起,我们务必抢占高利润高技术含量的领域,这叫产业升级。但地球上不容许两个超级大国存在,中国的崛起挤压了美国的霸权,双方的合作前景变得愈发暗淡。

最后就是今年的疫情了,大家都是亲历者,眼睁睁看着国际航班停飞,旅游和教育等行业迈向萧条。就拿英国来说,多少所大学频临倒闭,这就是对外依存度太高的坏处,英国教育界这些年全靠中国人撑着,一旦中国留学生放弃出海,这些行业就会垮掉。

考虑到新冠病毒在短时间内不会消失,甚至在未来一段时间卷土重来,疫苗的研发成了新时代的军备竞赛,如果被美国捷足先登,我们可能还会面临要挟。

中国政府早早意识到对外依存度太高的坏处,一个国家的强盛,涉及国计民生的行业必须独立自主,这是防止被人拿捏的底气。

所以我们早就在推动转型,产业升级是一方面,主导全新的国际秩序是另一方面。

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工业体系,粮食可以自给,金融被国有部门把持,仅靠内需保障经济运转是完全可以的,但我们有两大弱点:一是资源,比如石油和铁矿,我们极度依赖进口;二是科技,比如华为和Tiktok的事情,大家已经耳熟能详,我就不赘述了。

4、注重内循环决不是闭关锁国

注重内循环决不是闭关锁国,而是为了更好地应对越来越复杂的国际形势,中央的定调是“内外双循环”,“双循环”才是关键词,一切对“内循环”断章取义说我们要脱离国际社会的都是胡说八道。

跟20年前相比,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国际上的变数,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已经由舆论战、贸易战上升为科技战、外交战、金融战,甚至是局部热战,输入性病例的风险也始终存在,我们不可不防。

一个依赖外循环的国家,美国稍微一制裁就崩溃了,经济脆弱得一逼,而要搞好内循环,我认为下面几点非常重要:

一是构建区域战略,让更多企业愿意转移到中西部地区,实现产业的国内转移,而不是把工厂迁到越南、泰国去,这对地方政府塑造营商环境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

二是保护知识产权,尊重知识和人才是产业升级的迫切需求,山寨和盗版搞不了内循环,只会破坏内循环,20年前因为盗版猖獗而毁掉整个单机游戏行业的情况不能再重演。

三是财政扩张,政府对实体经济的补贴和扶持力度得够,利率要逐步降低,减少企业经营成本,税率也要逐步降低,设立海南自贸区就是满分操作。

四是减少管制,在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时候突出行政力量即可,平时尽可能放开,否则将扼杀市场主体的积极性,扭曲资源的有效配置。

五是重塑教育和科研体系,否则产业升级的人才缺口无法填补。我们应该鼓励创新,鼓励学术自由,同时教育学生科学无国界,科学家有国界,用良好的待遇和生存环境吸引人才,减少外流,而不是要么放任,要么强调奉献。

内外双循环战略是我们顺应时局提出的又一国策,只有读懂了,才能更好地应对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。


0评论